药房买盒处方药 “开方”医生是假冒

  

药房买盒处方药 “开方”医生是假冒

  2010年,科学家在印度发现超级耐药细菌,对多种抗生素的耐药性高达100%,并将它命名为“新德里金属-β-内酰胺酶1”(NDM1),随后这种细菌广泛传播至法国、日本、阿曼、美国等全球多个国家。 而昨天受访的3名医生都认为,他们的名字被冒用了,因为这份名单以各科主任和坐门诊的医生居多,“各科主任的姓名、电话和完整简历在网上都能查到,而门诊医生的情况也直接挂在医院里,要获取医生的资料很容易。” 昨日下午4点左右,锦江区食品药品稽查大队和春熙路食药监管所的执法人员来到了成都同仁堂进行执法调查。 见习主管:不知道……之前也有一些顾客是拿着有这些医生签名的处方来买药,药店也就记下来了。 没有处方,药店却违规出售处方药,在以往的报道中,一般药房只是直接违规卖给消费者。可近日,市民却投诉了一件怪事,在成都同仁堂药店,药店销售人员不仅不需要顾客出示处方,还当着顾客的面在处方登记表上填写医生信息,而这些医生基本都是市二医院的真人。当记者带着这些名字去医院核实时,该院相关负责人却发现:他们有些已经不坐门诊了,有些甚至已经不在医院工作了。 “有一些是我们医院医生的名字。”该负责人表示,这些医生分布在多个科室,有些因为专业领域的原因,最近几个月都没有开过有抗生素的处方,而也有一些医生几乎都在住院部上班,很少开门诊处方。比如文自力,他更多时候在手术台上工作。但根据同仁堂的处方登记,文自力最近一直在“勤奋地”坐门诊开处方,从去年12月31日到今年1月4日,有4天药店都收到了他的门诊处方,每张处方都是安奇、头孢等常用于呼吸道感染的抗生素。 “这是处方登记表,这是原始处方。”一开始,成都同仁堂的见习主管郑华群拿出了留存的处方和登记表。可执法人员打开了最近的12月处方登记表后发现,每天平均有5张左右的登记,但12月整个月的原始处方却只有30张左右。 查阅几天的处方登记,几乎所有的处方都填写为二医院的医生。除了龙飞伍,:七旬白叟买保健品获赠“港澳逛”病倒成植物人。医务科的负责人还在里面发现了魏斌、陈倩等名字,而这些并不是二医院的医生。 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刘健雄表示,处方药违规销售会带来比较严重的后果。比如现在销售比较多的抗生素,以感冒为例,导致感冒的病毒微生物有100多种,不能因为以前感冒吃了某种药,再感冒就自己去买来吃,更不能随便上网查了就去药店买。 “抗生素的滥用,会造成耐药性,甚至超级细菌的产生。”二医院医务科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果使用不当可能造成细菌产生耐药性。细菌对某种抗生素产生耐药性以后,下次患者再发生这种细菌的感染,这种抗生素药物就对它无效,只有换药。抗生素滥用,越来越多的细菌产生耐药性后,越来越多的细菌感染就会面临无药可医的状况。这种耐药性不仅仅是个体的,还会危及所有人。 据美国媒体报道,在该种超级细菌的发现地印度,人们滥用抗生素已经威胁到下一代的健康。通过对1.2万名印度高危新生儿的研究,发现其中70%的新生儿对大部分抗生素有耐药性。 “龙飞伍?!他都已经不在医院上门诊两三年了。”拿到记者拍摄下来的几张处方登记本图片后,市二医院医务科的负责人表示,龙飞伍曾经是二医院的医生,现为在读博士,已两三年没有在医院上过门诊,而在成都同仁堂的处方登记本上,去年12月31日和今年1月1日,他还“开具”过三张二医院的处方! 同时,药店销售的处方药还包括一些治疗高血压、冠心病的药物,而一些药物如果服药不当甚至可能会造成休克等严重后果,必须按照医生诊断后的医嘱服药。 “出现在处方登记上的名字,几乎都是我们的主任级别医生。”该负责人分析说,网站、医院的便民告知中都很容易看到这些医生的名字。 就在刚刚过去的元旦假期前一天,市民汪女士到位于总府路口的成都同仁堂买感冒药。汪女士说,同仁堂了解其症状后,推荐了一款中成药。 早在2000年,当时的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就出台了《处方药和非处方药分类管理办法》,要求处方药必须凭执业医师或执业助理医师处方才可调配、购买和使用。 门诊情况:接待的都是帕金森、癫痫、脑中风、头晕头痛睡眠障碍等患者,表示抗生素用得极少 按照销售员的指示,汪女士在一本“处方登记、转抄记录表”上登记了自己的姓名、性别和年龄,随后销售员把表格接过来,在表上的医院和医师一栏分别填上了“二医院”、“张新”。 但她“想吃点西药见效更快”,销售员于是重新给汪女士推荐了阿奇霉素,她准备去缴费时,销售员又把她叫住了,“对方告诉我,阿奇霉素是抗生素,属于处方药,必须先登记。”这样一来汪女士又纳闷了:我没有处方,怎么买处方药呢? “我从来没有到二医院找这位叫张新的医生看过病,怎么就变成他给我开的处方了呢?”对此,汪女士感到很纳闷。 “你看,刘倩是我们科的门诊医生,黄斌是内分泌科主任。”神经内科副主任医师张蓓翻完3张记者给她看过的登记表,又发现了一些同事的名字。 昨日,记者又专门到成都同仁堂证实此事。在记者选择购买“头孢克肟”胶囊后,亲眼目击了销售员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将剩余的医院、医师、药品名等内容填写完毕,记者也顺利无处方买到了处方药。 在一阵问答之后,最终在面对“也就是说处方是假的”这个问题时,郑华群索性不回答了,一直重复说“我们错了,我们改”。 昨日,锦江区食品药品稽查大队和春熙路食药监管所的执法人员在调查后,按照违规销售处方药对成都同仁堂进行了现场处罚。 根据相关规定,稽查大队在调查结束后,按照违规销售处方药对成都同仁堂进行了现场处罚,警告一次,并责令限期整改。15天后,稽查大队将对整改情况进行复查,复查不合格将对药店进行经济处罚,一般顶格处罚1000元。 “这就是两张皮。”春熙路食药监管所负责人表示,一方面,药店里贴有处方药必须凭处方购买的提示,另一方面,工作人员又杜撰处方信息,以此应付检查—执法监管人员无法做到对每个药店、每张处方进行检查核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